多道禁令下,“药妆”仍顶风销售

作者: 政治头条  发布:2019-10-06

什么样的化妆品更安全?高达81.7%的公众关心这一问题。5月20日,主题为“安全用妆,点靓生活”的首届全国化妆品安全科普宣传周在京启动。

图片 1

结合此活动,国家药监局还推动主要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于本月同步上线化妆品消费提示语“国家药监局提示您:请正确认识化妆品功效,化妆品不能替代药品,不能治疗皮肤病等疾病”,提醒广大消费者防范化妆品消费风险。

简陋的架子上,摆放着上百个瓶瓶罐罐,有些甚至随意堆放在阳台上,任由阳光暴晒,这些都是违法人员收购他人就诊卡,去各大医院开出的“明星小药”。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市面上仍有不少化妆品违法宣称“药妆”或“医学护肤品”,给消费者带来一定的困扰。

随后这些药品将通过快递的方式,流入全国数百个家庭中。而这些在简陋环境下存放,邮寄出的药品,有些甚至还将用在新生婴儿的身上……

不同平台搜索“药妆”

近年来,“肤乐霜”、“维E乳”、“润喉清咽合剂”、“创伤乳膏”、“复方去煤液”等北京各大医院配制药剂,因价格低、疗效好,被消费者追捧为“明星小药”,致使“明星小药”销售紧俏,一些微商看准商机,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大量发布广告、倒卖“明星小药”。

多款产品被推介

针对这一乱象,公安机关与行政部门密切配合展开行动,共捣毁非法销售“明星小药”窝点12个,刑事拘留16人,查获涉及全市20家医院的近100种医疗制剂,3600余盒,起获涉案“京医通”、“北京通”等医院就诊卡300余张。

提起“药妆”,很多人会将其理解为药品与化妆品的组合,甚至觉得无论是安全性还是有效性,“药妆”都要比普通化妆品更胜一筹,但事实并非如此。

夫妇联手丨收购170余张就诊卡开药牟利

根据最新通知要求,国家药监局决定自2019年5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化妆品“线上净网线下清源”风险排查处置工作,重点之一就是集中排查清理化妆品网络销售者、化妆品电子商务平台上展示的化妆品违法宣称功效信息,包括:药妆、EGF、干细胞、细胞提取液、胎盘提取液等。对在网络销售过程中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以引人误解或者混淆的企业名称或者商标等代替产品名称进行宣传的化妆品信息,予以集中清理。

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会同网安总队,联合市卫健委、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组织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房山、通州、昌平等分局及区食品药品稽查大队,针对网络非法销售医院制剂乱象开展了专项打击整治行动。

遗憾的是,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等概念的化妆品仍然有部分存在,要求同步上线的消费提示语也并未全面得到落实。

4月中旬,西城公安分局接网络销售“明星小药”线索,经缜密侦查,发现西城区北营房一小区内夫妻二人非法经营医院制剂。

从线上来看,记者在淘宝上搜索“药妆”,的确显示“没有找到相关的宝贝”,但在天猫、京东和网易考拉等不同平台搜索“药妆”,还是会显示包括“森田药妆”在内的多款产品。

4月26日上午,分局环食药旅中队会同阜外大街派出所,联合行政部门一举捣毁该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两名,现场起获“肤乐霜”、“润喉清咽合剂”、“养血补肾片”、“痤疮洗剂”等医院配制药剂20余种,共计500余盒。

以天猫“森田药妆海外旗舰店”中销售的“水感嫩肤玻尿酸面膜礼盒”为例,详情介绍里还特意对“药妆”加以定义,并进一步将其解释为“从医学角度来解决皮肤美容问题,由医生配比应用的化妆品。”此外,还强调“经过临床检验的医学护肤,全面解决各种肌肤问题,高效无依赖,温和无刺激。”

据犯罪嫌疑人孙某供述,其于2015年就开始做起了代购“明星小药”的“生意”,为了能够频繁开药、大量囤积,除使用亲戚、朋友的“京医通”就诊卡挂号、开药外,还特意从他人手中收购就诊卡。

但据记者查证,这个标榜“高安全系数”的品牌却有产品在去年6月被国家药监局点名。根据相关通告,产品批号为“国妆备进字J20158110”、由上海伸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代理的台湾森田保湿精华水嫩面膜因霉菌和酵母菌超标被列入不合格产品。国家药监局要求相关省市核实后依法督促相关生产企业对已上市销售相关产品及时采取召回等措施,立案调查,依法严肃处理。记者搜索后发现,尽管该品牌的官方旗舰店中已下架此产品,但在淘宝、京东等部分电商平台上,仍然有商家继续销售这款面膜。

在非法销售“明星小药”过程中,其妻刘某燕也参与其中,二人分工负责,孙某负责收购就诊卡、挂号、开药;刘某燕负责通过网络社交、电商平台销售“明星小药”、串换药品,单价40多元的药品,在网上标价200多元。

“医学护肤品”泛滥

经进一步审查,侦查员发现刘某燕的姐姐刘某玲也从事网络销售“明星小药”,且二人频繁串换药品。26日下午,办案民警驱车前往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联合河北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刘某玲、刘某明夫妇抓获,现场起获“京医通”等北京各大医院就诊卡170余张以及大量医院配制药剂。

客服大打“医院”招牌

经查,犯罪嫌疑人刘某玲于2019年1月因倒卖药品、扰乱医院秩序,被朝阳分局行政拘留,处罚期满后,伙同其夫刘某明继续收购他人就诊卡大量开取“明星小药”,存放在住房内伺机销售,牟取私利。目前,该二人已被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相比起“药妆”而言,各大电商平台上的“医学护肤品”更是屡见不鲜,并且普遍价格不菲。以淘宝上的“新华医学护肤专家店”为例,在产品详情中,声称店铺团队均为上海新华医院员工,工作之余销售药房同款的各类护肤品。同时,还表示“进店就送医院专家咨询、答疑”。

发展下线丨从药贩手里买药 竟成“明星小药”微商

记者选择其中一款售价238元的“纽强婴儿皮肤滋养精华霜”向头像为“白大褂”的客服咨询,对方表示,“纽强是皮肤屏障修护系列产品,中国第一款也是目前唯一一款专门针对婴幼儿护肤的医学护肤品,由中国儿童皮肤病学专家和医学润肤剂专家共同研制,安全性全国第一。”

专项行动中,侦查员发现多名涉案人员因购买医院制剂认识药贩子“任姐”,经其介绍开始在互联网平台销售“明星小药”。对此情况,海淀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对案件进一步开展侦查,经循线深挖,准确掌握上线“任姐”的身份信息。

随后,记者在国家药监局网站上找到该产品的备案,所属类别为“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与市面上的普通化妆品无异。

4月27日,海淀公安分局环食药旅中队会同中关村派出所联合行政部门在西城区大栅栏一居民房内抓获犯罪嫌疑人任某英、李某钢,现场起获各类医院制剂80余种,2000余盒。

在“医学护肤品”中,“薇诺娜”也可谓热门品牌。以京东上在售的“薇诺娜舒敏保湿特护霜”为例,详情介绍中,特意打出“特护霜经多家医院观察并发表多篇论文”的宣传语,声称产品能够“有效舒缓敏感”“修护皮肤屏障”,还强调“专注敏感肌肤”,由“国内外皮肤学专家联合研制”。而另一家“老中医化妆品旗舰店”中,客服表示,所售产品为“药妆”,比普通化妆品多了医疗作用,主要是中草药成分,治疗解决肌肤问题。

经查,自2017年以来,犯罪嫌疑人任某英使用亲属就诊卡,频繁前往儿研所、协和、301等医院开取“明星小药”、大量囤积,以网络代购名义加价出售。同时,还为其下线人员提供货源,并负责配发货物。李某刚明知任某英非法经营药品,主动提供个人微信账号、银行卡接收货款。

线下药店中,“医学护肤品”同样有着不小的市场。记者走进一家零售药店,在货架上见到多款用于保湿、滋润的护肤品。“我们药店里卖的这些比普通化妆品要可靠,像这款维生素E乳,就是医院研制的,可以缓解皮肤干裂,便宜又好用!”看记者正在挑选,店员便主动上前推荐,“还有虎镖的,也是药厂生产的,效果好还安全。”

目前,二人已被海淀公安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然而,国家药监局已在今年初发布的《化妆品监督管理常见问题解答》中明确指出,不但是我国,世界大多数的国家在法规层面均不存在“药妆品”的概念。我国现行《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中第十二条、第十四条规定,化妆品标签、小包装或者说明书上不得注有适应症,不得宣传疗效,不得使用医疗术语,广告宣传中不得宣传医疗作用。对于以化妆品名义注册或备案的产品,宣称“药妆”“医学护肤品”等“药妆品”概念的,属于违法行为。

“此类交易,由于双方都是在网络上交易,销售信息不透明,药品真伪无法验证,导致的消费纠纷近年来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副总队长周宏告诉北青报记者,食药稽查总队与公安部门进行了缜密侦查,确定了多名依托社交网络平台销售多家医疗机构自制制剂,并宣称是“明星小药”的线索。“他们微信名叫’北京甲医院跑腿’、’医护到家’等,据犯罪嫌疑人交待,因为发现这些医院制剂’明星小药’的社会需求,于是通过QQ、微信等方式发布销售信息。”周宏表示,这些行为不仅扰乱了市场秩序,同时给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带来隐患。

网购“明星小药”

据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北京共有医疗机构制剂批准文号3400余个,持有《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的医院43家,其中有百余种比较畅销。

本文由快乐十分发布于政治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多道禁令下,“药妆”仍顶风销售

关键词: 顶风 禁令 多道 真不 来路